147小說 > 玄幻 > 我獨仙行 > 第1611章 重回虎穴

第1611章 重回虎穴

卷十二 威震一方

第1611章 重回虎穴

“嗡嗡”的低鳴聲在耳畔回響,光芒閃動,兩道模糊的身影顯現而出【147小說 147xs.com】,姚澤深吸了口氣,轉頭望去,一個丈許大小的圓形法陣正慢慢黯淡下來。

青魅一步踏出,頭也沒回,屈指一彈,一道劍氣就沖進了法陣中,“茲”的一聲輕響,圓形法陣中間就多出一道尺余長的裂痕,到了此時,此女才真正地松了口氣,俏臉上露出鄭重神情,“這次能夠安然回來,全仗姚道友之助,大恩不言謝,在寒水城中有什么事,只管開口,本帥無不應允。”

姚澤苦笑一聲,倒沒有推辭,以對方的身份,實力,完全可以做到,這才打量起眼前所在,只見一座大殿華麗之極,數根粗大的立柱上刻滿了異獸,四周墻壁表面符文游走,而頂部鑲嵌著數十塊精美玉石,把這個百余丈的殿堂照耀的清晰異常。

“此處是本帥的密地,接下來道友是在此處盤桓,還是回去,只管自便,本帥要立刻閉關療傷了。”稍微頓了頓,青魅眼波流轉,如此說道。

姚澤自然不會再打擾,連忙拱手告辭,只見此女雙手輕拍,清脆的掌聲響起,立刻有位貌美的侍女出現在殿前,恭敬地斂身施禮。

“取兩瓶高階玄青丹,送這位尊貴地客人離開。”青魅揚聲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侍女恭敬地應了,然后朝姚澤做出一個“請”的動作,這片大殿很快就安靜下來。

青魅若有所思地默立片刻,徐徐地吐了口氣,驀地右手在身前虛空一抓,一塊巴掌大小的紅色符咒就出現在掌心。

“關注姚澤,無條件地支持此人。”

隨著簡單的一句話,掌心處火光一閃,那塊符咒就不見了蹤跡,做完了這些,青魅才單手沖著其中一根立柱打出一道法訣,青光閃爍,一個丈許高的門戶憑空出現,而此女蓮步輕移,轉眼就消失在門戶中。

青光一陣模糊,門戶不見了蹤跡,這片大殿再次恢復了沉寂。

姚澤低頭把玩著手中的玉瓶,上面刻畫著一些隱晦圖案,過了片刻,又轉身望了望眼前的沖天巨樓,身下的茫茫草原碧青萬里,這里就是青帥的統御所在,青碧原,此時再想起之前重創那位鹿身大漢的一幕,依舊暗自僥幸不已。

如果對方提前識破了自己的偽裝,說不定現在自己和青魅兩人都已經被擒,畢竟在一位真仙面前,自己根本沒多少還手之力。

接下來自己是去浪邪島,還是去凈陀山?那里正是寒水城的中心,閬帥所居之地。

之前在浪邪島,是因為年先知強迫所至,現在自己完全可以不理會此人,不過之前和青魅交談之后,一個念頭在心中盤旋不止。

自己回到寒水城,所為正是那座神秘的地下密地,感悟殺戮之道,可如果前往此處,必須有閬帥點頭,或者是某一位兵營統領、副統領才行,當時青魅就半開玩笑地建議自己去搶了黑刁的令牌,畢竟在寒水城中,只認牌,不認人的……

沉思片刻,很快他就有了決定,右手食指對著眉心輕輕一點,立刻一道微不可查的綠點就漂浮在指尖。

姚澤的臉上露出一絲陰霾,此物正是當初離開寒水城時,被年先知所打下的禁制印記,只怕對方絕對想不到,這個微不可查的印記,竟可以成為催命的使者!

隨著左手翻轉,一塊尺余大小的白玉圓盤就拿在了掌中,右手食指一彈,那道綠點就沒入圓盤之中,隨著手勢變幻,一道道法印從指尖飛出,轉眼就把圓盤包裹起來。

數個呼吸之后,詭異的一幕出現了,圓盤之上突然冒出一個碧綠小點,不住地圍著四周急速轉動。

等綠點終于停止不動時,姚澤手勢一收,嘴角上揚,周身血光一起,就化為一道遁光,朝著某一個方向破空射去。

寒水城中和上次過來已經大不一樣,到處都充滿了緊張氣氛,偶爾還有一隊隊的修士朝著前方飛遁而去,行色匆匆的模樣。

距離城門足有數萬里之遙,即便有什么動靜也無法傳來的,姚澤并沒有理會,望著眼前大海中佇立的巨島,他輕輕吐了口氣。

自己又回來了,浪邪島!

此時島嶼上那些建筑依舊佇立,可從其中出入的修士已經很少見到了,空氣中彌漫著蕭殺之氣。

“前輩!您回來了?”來夜有些驚喜地望過來,雖然接觸時間不長,可這位姚前輩為人和氣,在前輩離開之后,他還念念不忘許久。

回到浪邪島,姚澤并沒有驚動其他人,見到來夜,他心中也有些歡喜,這小子很有些機靈勁,“年將軍召喚,特來拜見。”

“主人?主人有過吩咐,不準任何人打擾……”來夜的臉上露出為難之色。

“呵呵,無妨,年將軍一見到我,肯定高興萬分的。”姚澤輕聲笑了笑,徑直朝前行去。

“啊,前輩,主人在這邊。”來夜連忙高聲呼喊道。

姚澤擺了擺手,頭也沒回地朝前行去,只留下來夜有些狐疑地站在那里,主人明明在這邊大殿中,這位前輩去那里做什么?

眼前的走廊曲折蜿蜒,姚澤七拐八轉地來到一處樓閣前,表面看起來,這里普通之極,大門緊閉。

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白玉圓盤,冷笑一聲,右手一抬,就推開了大門。

房間中擺設簡單,除了一張石榻外,連張椅子都沒有。

姚澤圍著房間轉了一圈,嘴角微揚,驀地右手一抬,隔空對著石榻虛按一掌,青光閃爍,整個石榻都發出耀目光芒,陣陣符文在光幕中流轉不定。

“果然在這里……”

那年先知真的狡猾異常,竟藏身在一處毫不起眼的所在,如果不是有那道印記指引,自己就是把浪邪島翻轉過來,也想不到會在這里。

眼前的禁制如果要強行打開,肯定要費一番手腳,說不定還會驚動兵營中那些修士,姚澤單手托著下巴,沉吟片刻,突然開口,低聲說道:“年將軍,在下姚澤,有要事求見。”

聲音低沉,卻似有形一般,道道音波實質似的化作一道烏光,朝著石榻處一閃而沒,做完這些,他就好整以暇地站立不動起來。

時間不久,一道狐疑的聲音突兀地在房間中響起,“姚澤,是你?你沒有事?你怎么找到這里的?”

“回年將軍,在下能夠活著回來,真是一言難盡,等見到將軍再詳細匯報。”姚澤面露驚喜,大聲地說道。

一時間房間中安靜下來,過了老大一會,那道聲音才緩緩說道:“能夠回來就好,本將還有些公務在身,你先回去休息,本將很快就去找你,那時再詳談不遲。”

“可……將軍,在下還帶來了一些關于蒲魔須的消息……”姚澤有些著急地喊道。

“什么?等一下,你快點進來!”那道聲音充滿了驚疑,迫不及待地尖聲起來。

下一刻,石榻處青光再次一閃,一個方形洞口就突兀地出現在那里,還有幾道白玉臺階露出一截,斜著朝下方延伸。

姚澤微微一笑,沒有絲毫遲疑地,上前一步,就踏上了那白玉臺階。

通道寬敞明亮,他前行了數丈,就站在了一處石室中,數丈方圓,通體用青白兩色條石砌成,四周空無一物,而那些巖壁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無數隱晦符文禁制密布其上。

“你……你晉級了!?”石室中突然響起那疑惑的聲音,回音震耳,根本不知道聲音從何處傳來。

“回將軍,在下是大難不死啊,說起來話長,在那處密地中,在下發現了這個玉瓶,想來和蒲魔須有關,特地拿來獻給將軍。”姚澤口中說著,左手翻轉,那只刻畫著隱晦花紋的玉瓶就出現在掌心。

“真的!快拿進來……等等,你為什么要送給本將?”那聲音有遲疑起來。

“只希望將軍可以把禁制收回……”姚澤語氣中很是坦然。

“哈哈……小友,快點請進!”

隨著笑聲未落,左側巖壁一陣模糊,再次憑空出現一道門戶,道道光亮從中透出,而姚澤微微一笑,單手托著玉瓶,一步就跨入其中。

眼前是片不大的空間,數百丈方圓,不過四處鮮花簇擁,身在其中倒神清氣爽,而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巨石之上的那道身影上。

一道青色大袍連巨石都遮住了一半,狹長的臉龐上帶著驚疑,不過那對分的很開的三角眼卻依舊冰寒一片,正是許久不見的年先知!

出乎意料地,姚澤進來之后,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對方,連最起碼的禮節似乎都忘了,年先知臉上閃過一絲陰霾,不過很快就變得和藹起來。

“上次本將因為獸潮的原因,閬帥急召本將回來,一時間就沒來及和小友打招呼……小友所說的玉瓶就是這個嗎?”

此人似乎把之前在那處密地的事忘的一干二凈,甚至親手把姚澤打落湖中也只字不提。

姚澤也不以為意,只是微微一笑,隨手在掌心一傾,一股清香彌漫開來,掌心處一粒青翠欲滴的丹丸惹眼之極,“將軍請看,此藥正是高階丹藥玄青丹,仙人修士如果消耗巨大,服下此藥,很快就可以恢復如初。”

說著,他隨手就把丹藥拋進了口中,還滿意地點點頭。

只是如此,對面的年先知的臉上卻一下子陰沉下來。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