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玄幻 > 鎮鼎 > 第1260章 誘

第1260章 誘

對于威脅,蕭邕是毫不客氣的,尤其是那些帶著滿滿惡意的。一力破萬法,對這樣的威脅,只能給他們劃一條底線。讓他們自己衡量,讓他們自己思考,看他們是否能承受。

被蕭邕這么指著鼻子說,三長老臉色突變。他沒想到自己一句威脅,蕭邕就敢于掀桌子,當著百萬修士的面把底線劃出來。這也是一種威脅,是光明正大的威脅,神龍大陸絕大部分修士很快就會知道。

二長老心中狠狠地咒罵三長老愚蠢,但嘴上只是哼了一聲,“想與我普天宗作對?你一個小小的求道宗還差得遠。不要認為這次偶然的勝利,你們就有多厲害,只是大象與螞蟻的關系。”

蕭邕呵呵一聲,擠出人群,走向永利客棧,沿途以和煦的態度回應周邊人的打招呼或者一些簡單的問題。

看著蕭邕離去前蔑視的神情,三個長老內心無比暴躁,但沒辦法,他們還得繼續呆在這里,這里還有近千修士。不過,面對近千昏迷且沾滿臭雞蛋的修士,他們不知道如何下手,只能把正在外面尋找求道宗弟子的那些人召回大部分。

走到永利客棧門口,武儒已經和掌柜等在那里,蕭邕朝掌柜的抱拳道,“打擾掌柜了,我們這就離去。”

掌柜的也抱拳還禮,“蕭道友能入住敝客棧,我等深感榮幸。在下有個不情之請,不知能否為客棧寫個牌匾。”

蕭邕哈哈笑道,“掌柜的,你膽子不小。”看到掌柜的臉色驟變,他繼續說道,“我蕭邕敵人遍布神龍大陸,并且延伸到了異界,你就不怕今后成為別人的報復對象?”

掌柜的臉色迅速緩和,呵呵笑道,“人生在世,該直還需直。”心中卻在埋怨,說話大喘氣的,把人都要嚇死了。

蕭邕笑道,“也罷。只要掌柜的不怕,我字丑怕什么?”

拿出歲月刀,在他準備好的木板上寫下“永利客棧”四個大字。

掌柜的大喊一聲,“好!間架結構新奇,金鉤鐵劃,氣勢磅礴,果然不似一般修士所能為!”

蕭邕哈

哈一笑,“掌柜的,過獎!”隨后朝他抱拳行禮,和武儒慢慢朝朝外走去。

途中,武儒傳音道,“大長老,我還擔心他們會在這聚星城發動攻擊,沒想到他們也會有顧忌。”

“他們到底還是號稱神龍大陸一流勢力,表面上還是要有所顧忌的。再說,那些人還沒醒來;一旦戰起,誰知道會遇上什么后果?畢竟,他們實力還不夠,不可能將這里的修士全部給滅了。”

“大長老,我們求道宗的真的是人才濟濟呢。你的空間法則,蕭涵的無定向傳送陣,趙以誠、趙以力等幾個的短茬子,慕容宗主的組織協調能力。這么大一個場面,竟然配合得天衣無縫。”

“呵呵,我都沒想到他們會采用這種方式來惡心他們。那么多臭雞蛋,還是用神氣包裹著扔出來的,多惡心啊。我估計,普天宗這幾個長老今后是再不想出門了。”

“大長老,你說他們接下來會怎么對付我們?”

“我們兩個,他們一定會用至神來對付……”

“這點不用猜,那是一定的。如果派來真神,那不是給你送菜嗎?”

“我觀察了一下,這聚星城內有十一個至神,其中有六個對我們心懷惡意,壓力不小吧?”

武儒抽了一口冷氣,“這么多?壓力確實很大的。”

蕭邕遞給他一枚儲物戒,“會使用符箓嗎?”

武儒臉上閃過巨大驚喜,“沒見過,還沒聽說過嗎?這么多符箓,難道就是這一天繪制出來的?”

蕭邕呵呵一笑,“有時光陣,可以多做很多事情。還花了三成時間把精力恢復到最佳,防止今天遇到突發**。幸好,沒有意外出現。”

“大長老,二十張實在有些太多,要給宗門留一些吧。”

“你沒發現我遞出過一個儲物戒嗎?”

“沒有啊?什么時候的事?”

“開始的時候,慕容等六人一直擠在我們身邊,跟著走了近兩里啊。”

“哈哈,真的沒有發現。看來我宗的化妝術也

很有一套啊,竟然把氣息都改變了。”

走出聚星城,兩人馬上飛起,朝內圈方向飛去。

在他們飛起后不到百息,四個至神從聚星城另外一個出口飛起,尾隨在他們后方,疾馳而去。

尚未離開的很多修士都看到了這一情況,但他們是絕對跟不上的,因為雙方的速度太快。很多修士都暗暗祈禱,希望蕭邕能逃過這一劫;但也有一些修士不死心,快速出了城池,朝四個至神飛行的方向跟去。

聚星城外圍的二十幾家客棧內,三三兩兩的修士結賬離開;出了聚星城后,也迅速飛起,跟在那些尾隨至神的修士隊伍后方。

在他們身后,又出現兩個至神;不過,他們的速度太快,很快超過他們。

聚星城城主府內,一個至神長長地松了口氣,“這些終于不穩定因素終于離開了。”

另一個至神問,“我們是否也去湊湊熱鬧?”

那至神擺擺手,“算了,這個熱鬧不能湊,少吃咸魚少口干。這次,估計又得損失至神,不知誰會幸運。”

“你認為是求道宗那個武儒,還是其余四方勢力?”

“肯定會是四方勢力。你想想,蕭邕和武儒這么大搖大擺地離開,難道他們心中沒數嗎?要是沒數的話,他們都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回。不要少看散修,對即將到來的危機,他們才是一群真正最敏感的人。”

“我覺得敏感只是直覺,要想逃生還得看實力。面對兩個,他們可能還能逃走;面對四個,他們的機會就不會很大;現在是六個,生機從何而來?”

“要不,我們兩個賭一賭?你那壇百萬年的老酒,我已經想了近百萬年,這次開了如何?”

“好啊!你那根十萬年的菇筍,我也是垂涎欲滴很久了,要么拿來炒個肉?……我賭蕭邕他們至少死一人。”

“那【147小說】我賭他們兩人無一人死亡,安全脫離……我還加上一點,六人中,至少有兩人重傷。”

兩人虛空擊掌,賭約成立。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