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言情 > 最強特種兵之龍刺 > 第748章 女人,真是麻煩

第748章 女人,真是麻煩

因為我想保護你!

一句短短只有幾個字組成的話,卻是讓羅昊眼睛一酸,眼淚差點奪眶而出。

“你戰斗的時候,總是想著往前沖,一副拼命三郎的樣子。”

云熙埋著頭,仔細地用酒精棉擦著羅昊手臂上的傷口,一邊替他消毒一邊說道,“我也想陪在你身邊,但是體力方面,女人先天就比不上男人,所以我就想當狙擊手,這樣即便隔著很遠,我也能保護你啦!”

“其實……狙擊手,并不安全。”

大部分人都認為,狙擊手在戰場上就像是隱藏在暗處,拿著高精度狙擊步槍的獵手,可以安逸的收割敵人的生命。

然而狙擊手一旦位置暴露,就會處于極度危險之中,有可能是幾倍、十幾倍、甚至幾十倍于己的敵人的包圍,也有可能是密集的炮火覆蓋,直接被炸得灰飛煙滅。

“我知道啊!”云熙抬起頭對著羅昊展顏一笑,有些執拗的說道:“但我還是想做狙擊手,在遠處保護你。”

羅昊手臂上的傷口只是皮外傷,除了流了點血外,并沒有傷筋動骨,這樣的傷口如果換做羅昊自己,很快就能處理完成,但是云熙卻是替羅昊整整處理二十分鐘,才算全部處理包扎完成。

云熙把放在桌子上的的東西收進醫療包,剛一轉身,就被羅昊一把抱住,緊緊的摟在懷中,仿佛是要把懷中的佳人揉進身體中一般,貪婪的嗅著她發絲間洗發水的味道。

“傻女人!”羅昊在云熙耳邊輕聲說道。

“但是為了你,我愿意變成傻女人啊!”云熙柔聲說道。

柔情的話,觸動著羅昊心中最柔軟的那塊地方。羅昊看著云熙帶著兩朵紅云,嬌羞如花的臉頰,心中一動,一低頭吻上她微涼的櫻唇。

“嚶~”

云熙發出一聲低吟聲,帶著幽香的鼻息噴在羅昊的臉頰上。

房間里原本被碎冰塊和電扇降低的溫度,再度升高起來,擁吻中的兩個人重重的摔倒在房間內那張還算寬敞的大床上,房間內春意盎然……

薄毯之下,羅昊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佳人,他抱得很用力,仿佛就怕對方會突然離去一樣。

羅昊灼熱的鼻息噴在云熙的后脖頸上,將女人被汗水黏在額頭上的秀發,撥到她的耳后,柔聲說道:“跟我一起回去吧。”

如羅昊所料那般,云熙固執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行呢,不管怎么樣,我都要在‘煉獄’待滿三年時間!”

云熙掙脫開羅昊的懷抱,轉過身,摟住他的脖子,在他的唇角輕輕一吻,“因為我想保護你!”

羅昊一低頭,一個吻印在云熙的額頭上。

云熙靠在面前男人的懷中,過了好一會兒,突然開口問道:“來這里之前,你是不是又受傷了?”

“沒有!”羅昊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,矢口否認道。

“騙人!”

云熙抓起羅昊的右手臂,留下一排牙印,指著他肩膀上的傷痕,說道:“沒受傷這是什么?這明顯就是不久前才剛受傷留下的!你別想再編理由糊弄我,老實說,這是怎么回事?!”

“女人啊,真是麻煩!”

羅昊撓了撓頭,嘴里嘀咕一句,直接把云熙一把按在床上,在她的驚呼聲中,吻上她的嘴唇。

在羅昊強勢并且霸道的親吻下,被他壓在床上的云熙也從一開始的掙扎,逐漸松開自己握著的拳頭,環住羅昊的脖子,熾熱的溫度在兩個人身體中燃燒……

“你剛才說我麻煩?”云熙臉上帶著激情過后的紅暈,瞪著美眸,盯著羅昊問道。

“有嗎?”羅昊故作糊涂的問道。

“有!”云熙的回答斬釘截鐵。

“沒有吧?”羅昊撓了撓腦袋。

“就有!”

“沒有……嘶——!你怎么又咬我?”

“誰讓你不承認自己說過的話?!”

“……”

兩個人就這么靜靜地躺在床上,羅昊向云熙講述著自己在“地獄火”歷練中的經歷,而云熙則告訴自己男人,她在進入“煉獄”訓練基地后的點點滴滴。

兩個人相擁著在床上躺到很晚,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來,兩個人肚子發出抗議聲的時候,羅昊才從床上爬起身,走出房間去找吃的東西。

食物是常青從訓練基地中拿出來的中餐,從色和香兩個方面判斷,還算不錯。

當羅昊提著食物回到房間的時候,云熙也已經穿著妥當從床上爬了起來。羅昊把手中袋子放在桌子上的時候,注意到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和一板少了兩顆的白色藥片,微微愣了愣。

注意到羅昊的目光,云熙把桌子上的藥片收起后,解釋道:“我還有兩年多才會離開‘煉獄’,而且你也應該知道,我下個星期這里,啟程前往‘煉獄’位于南美洲的訓練基地,我可不想挺著個大肚子在南美洲的熱帶雨林中跟毒蟲猛獸為伍。”

羅昊點了點頭,沒有說什么,只是把食物從袋子里取出來,然后打開放在桌子上,說道:“吃飯吧,這些菜看上去味道應該還不錯。”

聽到羅昊的話,云熙忍不住掩嘴輕笑道:“從訓練基地拿來的吧?不用你說,我也知道味道還不錯。”

糖醋排骨,爆椒牛肉,蟹粉獅子頭,龍井蝦仁……好幾個引人食欲的菜肴。也許是真的餓了,原本桌子這些再加上兩個人都足夠的菜肴和點心,竟是被羅昊和云熙兩個人分食一空。

夜晚,被太陽炙烤了一天的空氣也是逐漸變涼,雖然風還是那么干燥,但是吹在身上已經不像白【147小說 147xiaoshuo.com】天那時候那么炙熱,如水的月光溫柔的散在陽臺上。

羅昊和云熙安靜地站在陽臺上,羅昊從背后環住云熙的纖腰,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享受著離別前的溫柔。

溫柔鄉就是英雄冢,羅昊從不懷疑這句話,因為在下午見到云熙的時候,羅昊腦子就一直有一個想法,如果時間可以一直停滯不前,或者直接可以留下來,陪在云熙身邊那該多好。

不過,這個念頭在剛冒出來的時候,就被羅昊打散,因為他知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r1148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