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女配修仙回來了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"淚海"

第三百四十六章 "淚海"

三光殿自從前任殿主退位讓賢,由青光主持之后,聲名一落千丈。但是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大搖大擺過來,招搖的要求更換匾額吧?

寒光殿的“寒光“二字,還是取自寒澈的先祖!

他怎么能!

怎么能提出這種無力至極的要求!

太過分了!

三光殿的弟子,聚集在大殿門口,各個義憤填膺!有個弟子見機快,趕緊去報給青光。然而有史以來最不靠譜的殿主青光,居然絲毫沒當一回事,道,“反正寒光殿是殿名紀念寒氏的,寒家后人都覺得無所謂,那就換吧……“

這話,傳話的弟子都不敢提,只縮著腦袋,說沒得到殿主諭令。

其他三光殿弟子悲憤無比。

不是沒人想過去其他殿閣求助。可惜!說實話,這三年,也是三光殿名聲差到極點的三年,過往哪個星門弟子哪個不是向往拜入主殿,可惜,進了三光殿,就成了“過街老鼠“一樣受人厭棄的對象。

這會兒別說去求助,正常出門都要受其他殿閣弟子的白眼。

“不行!絕對不允許!寒澈,你是寒家子嗣,怎么能說出這么不負責任的話!“

寒澈也是迷惑,不明白為什么三光殿弟子反應這么大。

“我不負責任嗎?“

“可是,我家祖上,不姓寒啊!“

“我祖上成名技叫‘寒光斬’,不知怎么,后人就以訛傳訛,變成寒光了。這其實是誤會啊。“

寒澈耐心的解釋,“換掉吧。紀念我家祖上,也不該用寒光二字。“

三光殿弟子聽得更加憤慨,“感情你不姓寒!好,就算不用寒光二字,憑什么要改成齊光?“

說完,怒視齊光。

齊光是最無辜的,“我也不知。“

寒澈繼續耐心解釋,“因為三光殿供奉的,是歷代為宗門做出巨大貢獻的先輩。齊光早晚要進入三光殿的,遲早的事情。不如省了中間的浪費步驟,今兒就把寒光殿匾額摘下,換上齊光殿。“

這個理由……

所有弟子,先看看寒澈,看他一臉誠摯,再看看齊光,見他一臉懵逼。再轉看寒澈,他一臉期待,再轉齊光,他一臉冷肅。

不是開玩笑啊?

大家都出離憤怒了,“耍我們!“

言語已經無法【147小說 147xs.com】形容此刻的感受,怒火堆積在胸口,不得到發泄就要爆炸了!

“打他們!“

真正厲害的,對自己有要求的三光殿弟子,早就另尋出路了跟在前任殿主身后,前往其他殿閣。雖說星門有門規不許主殿弟子肆意更換,但是青光做的事情……太過了,看不順眼的星門高層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
是以現在三光殿的弟子,名義上是十二主殿弟子,其實戰斗力一般。對著寒澈、齊光砸各種靈器,光耀閃閃,實際威力普通。

寒澈一面阻擋,一面還不理解的喊停,

“為什么打人啊?“

“打的就是你!竟然跑到我們三光殿耀武耀威,當我們都是死的?兄弟們,并肩子上!今天不打得他們滿臉花,就對不起我們受到的屈辱!“

慶云殿管理雜務,是十二主殿之一。憐星子聽聞“暴動“,急忙前往處理。可惜,在她前面去的弟子,本是調解,大概話說得不對,有嫌諷刺三光殿淪落到這種地步,三光殿對慶云殿也起了遷怒,三言兩語,把慶云殿弟子也牽扯進來。

憐星子來的時候,三光殿弟子壓根不聽她的話,只認為她是給慶云殿撐腰的。

“好啊,好啊,你們一個個都到三光殿來撒野來了。有種今天就在大殿門口,弄死我們!來啊,來!往爺爺脖子上蹭!爺爺叫喚一聲,算老子輸!“

愣頭青、混不吝、老油條,大概就是三光殿弟子的組成了。

憐星子氣得倒仰,她還真不能把三光殿弟子怎樣,只能按門規下飭令,奈何青光大事不管,小事……干脆不露面了。所謂飭令,壓根傷不到三光殿分毫。

他們也不懼怕。

迫于無奈之下,有人給憐星子出了一個主意。憐星子本來不想,可是真鬧大了,也怕不好收場慶云殿不少師弟師妹都牽扯進來了,驚動了長老們,肯定是要一同受罰的!

“春熙,憐星子師姐說了,算是欠你一個人情。實在是鬧得太不像話了,除了你,還有誰能壓得住場面?“

小佩聽了就很不高興,“整個星門,誰不知道我們春熙和三光殿的恩怨?現在居然讓春熙去調解三光殿和寒、寒澈的紛爭,你們是故意的吧?“

藍琳兒也在一旁,搖搖頭,“我倒是覺得,憐星子師姐是被迫的,肯定焦頭爛額了吧?“

“管她怎么焦,怎么爛,把麻煩甩給別人,就是不地道!“

春熙想了想,站起身來,拉著小佩。小佩瞪大眼睛,“怎么,你該不會真的想去吧?“

“不想。但是,齊光在啊!“

看在齊光的份上,也不能讓他孤零零處在**中心,承受所有的風波。

“那個家伙啊……“小佩嘟嘟囔囔,非常小聲道,“他不是說不喜歡你了么……為他渾水,真不劃算……算了,僅此一例!“

藍琳兒還在對付紅燒肘子,臉頰鼓鼓的,吃得不要太開心。被小佩一拉,生生拖走了。

三女來到三光殿,就見大殿之前,橫七豎八躺著三光殿弟子,各個臉上帶傷,衣衫凌亂。寒澈唉聲嘆氣,還不理解為什么事情會演變成這樣,

“明明是一樁好事,順理成章的……“

沒人搭理他。

春熙也是走到齊光面前,“你怎么和他混到一起的?“

齊光有點呆,神情麻木,“他主動找到我,說他和我注定是命運相連的‘好’朋友,讓我抓緊時間跟他培養感情,做一輩子的好兄弟。“

“啊?“

這番話,別說春熙沒聽懂,就是小佩、藍琳兒,還有其他在場的人聽了,也懵了。

憐星子一臉好笑,“他還說你,將來會對宗門立下大功勞,三光殿的其中一殿,要以齊光之名命名?“

齊光點點頭,“他是這么說的。“

可笑歸可笑,但是……

春熙沉思起來,難道九因九轉忘心訣,除了后遺忘記憶等糟糕的后遺癥,還有能提前窺探命運的前兆呢?

她走到寒澈面前,“你,看看我!“

“我的未來,是什么樣子?“

寒澈歪了歪頭,忽然露出一個笑容,“我不認得你啊!“

不過隨著目光和春熙的對視相連,他的神情微微怔住了,瞳孔中似乎映照出一幅幅畫面,清晰的好像正在發生

也不過幾秒,他又恢復到原狀,仍舊是一副笑模樣。

“你看到……未來的我?“

“嗯!“寒澈用力點頭,不用問,他就仔細描述,“我看到未來的你!你穿著彩衣,衣裳的顏色特別多,鬢角戴著三角梅,笑著從我身邊擦肩走過,走到你的兩個姐妹身邊。你看我的眼睛,說,‘別過’。然后我……“

他停留了片刻,方才繼續笑了笑,“我的心情很平靜,好像等了好久的事情終于落定了。然后我們向著相反的方向。“

這是根本無緣的意思?

春熙沉默了。

這樣很好,正是她所希望的!

“你還看到了齊光?“

“對啊。他將來會成為大人物!非常強大!他還會是我的好朋友!我們并肩作戰!我們是最好、最好的朋友!“寒澈擲地有聲,說得眼睛都在發光。

看向齊光眼神,充滿了欣賞、信賴!

別問他怎么確定的,如果問,他會說,他看到了未來的自己,就是和齊光一起戰斗的!他們是“命中注定“的!

九因九轉忘心訣,真是奇妙無比,竟然能讓人窺探到未來的只言片語、零落片段。雖然只是一點點,卻給人以強大的信念。

春熙拋開和寒澈的過去恩怨,暗暗思索,若是這般,那齊光她倒是不用憂愁了。

齊光個性強,又有強烈的進取心,將來能做出一番功業,也不枉費他的勤奮努力了。

正想著,小佩哼哼的表示不信,“寒澈,那你看我呢?看她呢?“

藍琳兒嗤笑一聲,“小佩,剛剛寒澈不是說了嗎?春熙和他擦肩而過的緣分,最后走到我們身邊……“

“不是你們。“

寒澈認真的說,“她的兩個姐妹非常美麗,氣質迥異,風姿獨特,比你漂亮一百倍。“

藍琳兒不愿意了,“你會不會說話?“

“那我說的是實話啊!“寒澈一面看看小佩,露出頭疼狀,一面看向藍琳兒,露出惋惜狀,“哎呀,你們兩個……真是煩惱……“

“到底怎么了?“

也不是真的相信寒澈能看到“未來“。藍琳兒和小佩追問,還帶著笑容,仿佛追問這個問題,能帶給她們開心似地。

寒澈卻很認真,努力描述自己看到的畫面。

“我看到你的眼淚,像**大海,你把自己泡在淚海里,哭得天都黑了,沙漠下沉,變成了海。海上生出的植物,都是紅的,像血一樣鮮紅。“

“我看到你,獨自一個人在冰天雪地里,割了很多很多的冰塊,然后住在冰塊搭建的城堡里。你不見任何外客,沒有什么朋友,你每天就是吹著雪花,然后看雪花飄落人間。“

寒澈越是認真,小佩和藍琳兒越是哈哈大笑,笑得捂著小腹,直不起腰。

“春熙,你快聽聽,我受不了了!太好玩了!“

“你快看看她啊,憐星子師姐呢?“

“沒看到。“

“還有、還有誰來著?“

小佩想要多拉幾個人過來,讓寒澈看。寒澈卻捂著頭,“不跟你們玩了。我今天頭有點痛。“

春熙一個眼神,憐星子緊緊抿著唇,讓人領著抱頭難受的寒澈趕緊離開。

站在三光殿弟子面前,春熙氣勢十足,“怎么,今兒覺得理直氣壯了?“

弱弱的三光殿弟子們,“呃……“

“知道被人欺負到頭上,滋味不好受吧?“

“呃……“

甭管之前懟寒澈,懟慶云殿,有多氣惱憤恨,此刻站在春熙面前,三光殿弟子們先天上弱了一層,連眼睛都不敢直視,“也沒……“

小佩嘻嘻哈哈,“好啦,也沒什么大事。寒澈這個人,你們也看到了,他修煉忘心訣,修得有點問題了。你們就當他胡亂開了玩笑,開完了就算了唄!“

“事關三光殿殿名,怎么能隨便算了?“

“那你們想怎么樣?“小佩掐腰,大有“本姑娘親自來了“,“不給面子你們試試看!“

三光殿“追私“春熙有多久,小佩就和三光殿弟子打過多少交道,明著暗著不知道罵了多少遍了。難得這是一次講和的機會,三光殿弟子尋思尋思,罷了!

青光到現在都沒出頭,他們幾個修為低微的弟子,又能鬧騰到什么地步?況且鬧大了,他們肯定也落不到好。

只能算了!

慶云殿弟子也有幾個帶傷的,這會兒也不說什么損失了,春熙一人一張“醫療符“,就解決了大部分創傷。剩下的,等慢慢調養,不至于落下后患。

處理完雜事,憐星子和春熙很有默契,在晚間碰面,特意避開了小佩和藍琳兒。

目光一對,就知道彼此心意。

寒澈白日所言,看似鬧劇,其實……她們都信了七八分。

小佩將來會很慘淡,流下無盡的淚水?

藍琳兒將來會很孤獨,在冰天雪地冰封了自己,隔絕外界?

“你想讓我做什么?“

憐星子明明白白的問。

人情,就是這個時候還的。

她開口說了,就一定會做到。

做不到的,也不能怪她了。

如此態度,坦誠到一覽無余,也是一大誠意了。

春熙沉默了許久,“若是既定事實,怕是你也改變不了什么。我只望你……望你在小佩處于絕境之時,交給她一樣東西。“

說完,春熙拿出自己隨身佩戴的香囊,里面用她的特殊手法封印了。

憐星子注視著這個香囊,忽然道,“你沒有修煉忘心訣,但你好像也窺探到未來的一角了?“

春熙苦笑。

她怎么能窺探未來?

她只是知道自己的選擇,知道那選擇之后,小佩會徹底了失去自己!

她的淚,是為自己而流的吧?

有她的“淚海“相送,倒也不枉這一輩子!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