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重生嫡妃:農女有點田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:悲痛

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:悲痛

蘇雯瀾不愿意離開蘇雪瑜,就在她的房間里呆著。

中途蔣子臻守了一會兒,見她一直沒醒過來,而公務那里又耽擱不得,只有先去忙皇帝安排的差事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痛哭聲將昏昏欲睡的蘇雯瀾驚醒。

蘇雯瀾看向床上。

只見蘇雪瑜已經醒過來,此時摸著平平的肚子,臉上滿是悲痛的神色。

“二妹。”

蘇雯瀾緊緊地抓著她的手。

“別哭。你現在虛弱,不能過于激動,否則……”

還有血崩的可能。

剛才她的樣子真是把他們嚇壞了。

別說蘇老夫人受不了這樣的場面,連甄氏和龐氏都看著心疼。

蘇雯瀾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勸她們去休息了。

“姐姐,我恨他們。”蘇雪瑜抱住蘇雯瀾,靠在她的肩膀上。“我那么辛苦才保住這個孩子。你知道嗎?我作了那么多努力。結果他們只是輕輕地吹口氣,推我一下,就讓我無比珍惜的孩子離開了我。我恨他們。”

“恨吧!姐姐陪你一起恨。祖母和娘,還有二嬸都來了。我們這次非要他們蔣家給個說法。”蘇雯瀾說道。

“我又讓祖母擔心了。真是不孝。”蘇雪瑜黯然。“蔣玉秋呢?蔣家有沒有說怎么處置她?”

“她知道惹了大禍,見你出事了就離開了蔣家,現在躲在她的外祖家。祖母說只給蔣家三天時間。如果三天之內不能給我們一個交代,這件事情就上告到皇上那里去。到時候鬧大,誰也別想好看。特別是蔣家大房,他們數次傷害你,現在更是牽扯到一個無辜的孩子。蔣家必須有個說法。”

“嗯。如果蔣家不給我一個交代,我就……我就和蔣子臻和離。”蘇雪瑜堅定地說道。

蘇雯瀾驚訝地看著她:“這件事情……與蔣五少無關。你就算再生氣,也不能說出和離的話來。他剛才有趕回來,知道這件事情非常生氣,還說要懲罰蔣玉秋。只是皇上那里又安排了很重要的差事,這才又離開了。”

“我知道他忙。可是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妻兒都護不住,他在朝堂上再風光,那也是個懦夫。大房憑什么總是欺負二房?還不是因為沒有把二房放在眼里。在他們看來,鎮北侯府的爵位就是大房的。所以我們都要讓著他們。”wavv

蘇雪瑜語氣冰冷。抬起頭,看著蘇雯瀾。

“姐,你向來有辦法。鎮北侯府的爵位不能落到大房手里。我寧愿三房承爵,也不想大房承爵。”

“這……”蘇雯瀾蹙眉。“承爵的事【147小說 147xs.com】情不是小事。如果你干涉了,很有可能得罪整個鎮北侯府。你確定要這樣做嗎?”

“我確定。反正我絕對不會讓大房討到便宜。”蘇雪瑜拉著她的手。“你幫我想想辦法。”

“這個不難。大房做了這樣的事情,只要讓皇上知道,大房承爵的可能性就少了一半。另外一半就要三房配合了。三房出了一個嫻妃。皇上對她還算寵愛。相比大房,皇上把爵位給三房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“大房如此不把我們二房放在眼里。如果有一天他們知道爵位就這樣丟了,不知道會不會后悔今天所做所為?特別是對蔣玉秋。要是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蔣玉秋,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是像以前那樣縱容寵愛她?”

蘇雯瀾有多久沒有和蘇雪瑜相處了?

自從她進宮,兩人就分開了。而蘇雪瑜出嫁,更是邁向了不同的人生。

蘇雪瑜確實變了。此時的她少了幾分天真爛漫,多了幾分殺伐果斷。

“夫人,喝茶了。”婢女端著熬好的藥湯走進來。

蘇雪瑜沒有為難婢女,端起藥湯咕嚕咕嚕喝下去。

“夫人,老夫人說你醒了就通知她。想必現在已經在路上了,馬上就會過來看你。”婢女接著說道。

“那你就轉告老夫人,本夫人身體不舒服,要休息了。現在誰也不見。”蘇雪瑜說完,躺了下去。

“可是老夫人……”婢女還沒有說完,見到蘇雯瀾涼嗖嗖的眼神,馬上退了出去。

婢女走后,蘇雯瀾看著堵氣的蘇雪瑜,輕輕地嘆了口氣。

蘇雪瑜有多期待這個孩子,為了這個孩子付出了多少,只有她自己清楚。、

剛才她醒過來哭成那樣,這是從來沒有見過的。可見她的內心有多么痛苦。

雖然蔣老夫人是蔣府的老祖宗,是所有人都捧得高高的人。蘇雪瑜得罪她沒有任何好處。要是她聰明點,圓滑點,這個時候扮點慘,賣點可憐,又說點討蔣老夫人歡心的話,說不定以后在蔣府的地位又有不同。

可是她是蘇雪瑜,不是別的大家閨秀。在蘇家姑娘的眼里,一旦觸碰他們的底線,大羅神仙的面子也不給。

“休息一下吧!”蘇雯瀾拍著蘇雪瑜的胸口。“睡一覺起來,你還是蘇雪瑜。”

蘇雪瑜緊緊地抓著蘇雯瀾的手掌。

只有這樣,她才能感覺到安全感。

在這個時候,她無比慶幸蘇雯瀾在身邊。因為換作別人,她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平靜和放松。

只有蘇雯瀾,她在她的眼里是不一樣的。哪怕他們的年紀相差不大,可是那也是能夠給她帶來精神的寄托。

“五少夫人醒了嗎?”從外面傳來蔣老夫人的聲音。

“回老夫人的話,少夫人醒了一會兒,又睡著了。她身體不適,看上去非常虛弱,臉上也沒有血色的。”

蘇雯瀾挑了挑眉。

“看來你的院子里還有個聰明的丫頭。以后倒是可以調到身邊用。”

蘇雪瑜撇嘴:“自以為是。我讓她這樣說了嗎?得罪了就得罪了。現在還怕得罪他們蔣家?”

“你別使小性子。我知道你心里有恨,有氣,有怨。只是這不是解決的法子。在姐姐的面前你只管發泄出來。可是這件事情咱們還得冷靜的處理。孩子這筆賬,蔣玉秋自然要還。我們還要讓她這輩子都不得安寧。”

蘇雯瀾冷冷地說道。

“我聽姐姐的。”蘇雪瑜說道。“姐姐在身邊,真好。”

蘇雪瑜真的睡著了。

她的身體太虛弱了。

神醫原本出去采藥。結果這才剛出去一會兒就發生了這樣的大事,氣得暴跳如雷。

他進來給蘇雪瑜把脈,開了個調理的方子,提著藥箱就離開了蔣府。

在離開之前,他倚老賣老,指著蔣家的牌匾罵了個痛快。大概的意思是這里也是烏煙瘴氣的地方。好好的一個姑娘嫁到他們家,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之類的。

蔣家的人不敢還嘴,只有任由他罵。一是他沒有罵錯,蔣家的人也覺得羞愧。二是他是秦驍的人,不敢得罪。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