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都市 > 密戰無痕 > 第239章:合伙兒賺錢

第239章:合伙兒賺錢

萬盛和,軍統第四行動大隊的副大隊長,這在上海區已經屬于中層干部了,這么大的一只鼴鼠藏在上海區內部,居然到現在才被發現。

怪不得軍統在過去的幾次鋤奸行動中勝少敗多。

這一次暴露出來也是好事兒,就看陳宮澍如何應對了,現在就怕他麻痹大意,不相信鄭嘉元的話,那就麻煩了。

不過依照常理,萬盛和一旦發現自己身份暴露,一定會轉移駐地,切斷自己跟軍統的聯系。

這樣一來,也就坐實了他已經投敵。

希望陳宮澍沒有那么愚蠢,好歹也是有“辣手書生”之稱的軍統四大殺手之一,能有今日的赫赫威名,相信不會是吹出來的。

……

小七從新亞飯店返回法租界,先是去了一趟麥琪公寓,把陳淼換下來的臟衣服交給梁雪琴主仆,坐了一會兒后,就出來了。

在街上繞了一圈后,確定沒有人跟蹤后,拐回去自己過去租住的那條弄堂。

這間屋子并沒有退租,小七偶爾還會回來取一下東西,住一下,這里可以作為一個安全屋。

除了陳淼和少數人,一般人也不知道他的這個出租屋。

早上回去的時候,小七給鄭嘉元帶了一些吃的,這會兒應該差不多吃完了,他又買了一些鹵味和糕點之類的。

咚咚……

鄭嘉元從床上下來,從枕頭下面摸出一把手槍,悄悄的朝門口走去,透過門縫,看見門口是小七,他才松了一口氣,將手槍收起來,藏在背后,將門栓打開。

“小七兄弟回來了。”鄭嘉元滿臉笑容的將小七迎了進來。

小七點了點頭,將買的吃的從懷里取了出來,放在桌子上,鄭嘉元嗅了一口:“燒雞,還有醬肘子,小七兄弟,你真是懂我呀。”

“有酒沒有?”

“沒有。”小七直接了當的拒絕道。

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鄭嘉元也是餓了,打開裝燒雞的荷葉,迫不及待的撕下一只雞腿就啃了起來,“見到陳三水了,他怎么說?”

“三哥讓我盡快把你送出上海。”小七道。

“你,把我送出上海?”鄭嘉元一愣,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小七問道。

“怎么,不相信?”

“不,不是,我是想知道,你怎么把我送出上海,現在我已經被租界巡捕房和76號以及日本憲兵隊全城通緝,只要一露頭,就會被他們發現?”

“給你換個身份,就沒有問題了。”小七道。

“換個身份?”

“對,我這里有很多失蹤了的,但是沒有失效的身份,只要給你選一個體型,年齡差不多的,再給你易容一下,保證能蒙混過關。”小七解釋道。

“就這么簡單?”

“當然,你又不是普通人,知道如何應付巡捕的檢查和如果過日本憲兵的關卡,所以,明天一早,就送你走。”小七道。

“不用裝備一下,熟悉一下身份?”

“一晚上不夠嗎,又不是要你去做臥底,應付盤查而已,能有多難?”小七很冷靜平常的說道。

“不是,你怎么這么有把握……”

“就憑這個。”小七從口袋里掏出兩本證件來,一本是給鄭嘉元偽裝的身份證明,俗稱:良民證,還有一本是通行證,必要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的使用,雖然兩本證件都是偽造的。

但良民證上的人是存在的,能查到底檔,只是他已經不在這個人世界了,只是換了一張照片而已。

“這是……”翻開證件,鄭嘉元嚇了一跳,照片上的人的確就是他,而且照片還不是新拍的。

“三哥就怕這一天,所以有備無患,早就給你準備了。”小七解釋道。

“他早就給我準備了,那你們是不是也有?”

“我們你就不用管了,明天一早,拿著這份證件,直接去火車站買票,隨便你買哪兒的車票,只要離開上海就行。”小七道,“這是你的身份資料,把他背熟了,想好一個離開上海的借口,萬一有人盤問起來,也好回答。”

“顧玉林,男,38歲,祖籍:江西贛州……”鄭嘉元驚訝道,“怎么還跟我一樣都是江西人?”

“你這一口帶江西的口音,你要說你是上海本地人,誰信?”

“好吧,我可以走,但我在上海的工作還沒有交接完,就這么走了,那是擅離職守,是違反家規的。”鄭嘉元道。

“那你想怎么樣?”

“能不能晚兩天,我躲在你這里,【147小說】白天不出門,晚上出去處理一下事情,應該不會被人發現的。”

“不行,太危險了,你有什么事情,可以交給我幫你去做,但你不能隨意的出入。”小七直接拒絕道,“一旦被人發現,我跟三哥都會被牽連,你應該明白這個后果。”

“這……”鄭嘉元是個謹慎和冷靜之人,要不然這一次也不會及時發現萬盛和叛變而及時跑掉了,從某種程度上講,他跟陳淼是一類人,否則他也不可能跟陳淼有這么好的關系,這就是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的道理。

“我過一會兒就要去報社上班了,如果有什么事兒,你快點兒。”

“好吧,我寫一封信,你替我送到善終路22號別墅,交給一個叫胡尚武的人。”鄭嘉元道。

“好的,天黑之前一定送到。”

“我買上寫。”鄭嘉元捋了一下自己的思緒,問小七要了紙和筆,坐下來,開始奮筆疾書。

約莫一刻鐘后,鄭嘉元將信寫好了,放進一個信封內,也沒有封口,直接就交給了小七。

“信里的內容很重要,你務必要將這封信送到胡尚武的手中,小七兄弟,拜托了。”鄭嘉元鄭重的道,“另外,我在上海還有一些私人物品,在蓋勒診所的吳馨小姐處,倘若你能見到她,請她替我妥善保管。”

說完后,鄭嘉元又從自己身上口袋里掏出一方印章來:“這是我的私人印章,它可以證明陳三水是黨國潛伏在76號內臥底的身份,請你交給他。”

“還有跟ChóngQìng局本部聯絡的呼號和密碼本,就存放在我在匯豐銀行的一個保險柜內,這是鑰匙,密碼是……”

“你跟陳三水說,‘queen’正在計劃一次對76號的襲擊,請他務必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鄭嘉元把所有的秘密都說完了,感覺渾身都輕松了。

只要明天一走,他就徹底安全了。

“我知道,明天早上我會暗中護送你去火車站,等你上了車,我就去見三哥。”小七收下印章和鑰匙說道。

“辛苦你了,小七兄弟,希望我們能夠再見面。”鄭嘉元感慨一聲,忽然想起來自己還有一把槍,這肯定是不能帶在身邊,一旦被搜出來,那肯定會出問題的。

“這是我的私人配槍,跟了我三年了,小七兄弟,我們雖然相識時間不短,可交往也是最近比較頻繁,臨走之前,沒什么送給的,這槍我就送給你防身,多殺幾個漢奸和日本鬼子。”鄭嘉元將自己的配槍贈送給了小七。

小七接過還有些溫熱的手槍柄,這確實是一把好槍,保養的也好,他有些歡喜的在手里把玩了一下,隨后放進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帆布包內。

……

有道是一場秋雨一場寒,夜里突然下了一場秋雨,直到第二天清晨還淅淅瀝瀝的,但是已經明顯感覺到氣溫在下降了。

早上起來,韓老四泡了一杯熱咖啡送了進來。

“三哥,弟兄們都在問,今年冬裝什么時候發下來,今天一早起來,好幾個都感冒了。”

“怎么,冬裝沒有下發嗎?”陳淼問道,有沒有發冬裝,對他來說,沒什么影響,他不缺那一件兩件冬裝。

可底下的人就不同了,雖然76號有錢,不吝嗇,可一個普通隊員也只能混一個溫飽而已。

所以,哪怕是一套冬裝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渴望的。

“天霖,這事兒你知道嗎?”陳淼扭頭問吳天霖道。

“這事兒呀,怎么說呢,本來早就該發下來了,就是承包制作冬裝的服裝廠商沒定下來,所以到現在還沒發。”吳天霖苦笑一聲道。

“哦,有這樣的事情?”陳淼知道76號內部不光是權力之爭,還有利益之爭,男人們政權,女人們則奪利。

“跟我說說,是怎么個情況?”

“三哥,事情是這樣的,今年的76號增員不少,至少需要訂購冬裝八百套,為了這么大一筆訂單,葉經理和周太太都希望把這個單子交給自己屬意的人去做,這兩人相持不下,到現在冬裝都沒見影子呢。”

陳淼唯有苦笑了,這周太太是周福海的老婆,一個鉆錢眼的女人,葉經理就是林世群的夫人葉玉茹,同樣也不是善茬兒。

何況這兩個女人一向不對付,葉玉茹搞的76號的“太太團”將周福海這個特務委員會主任的太太排除在外,所以,這里面的各種勾心斗角,比76號內男人們的爭取多利還要精彩。

“不管總部發不發冬裝了,我們督察室先購置一批把,走‘霖記’貿易行的帳,要求嘛,黑色,款式嘛,先考察一下市面上冬裝制服再說,這兩天反正也沒什么事兒,你把這事兒給辦了吧。”陳淼吩咐道。

“好的,三哥。”

他已經答應了池內櫻子,替她處理那五萬加侖的走私汽油,這可是大賺一筆,所以,財大氣粗,不在乎這點兒冬裝的錢。

賺的錢,陳淼也不能獨吞,給下面的人發福利,籠絡人心這是最劃算的買賣。

何況,跟池內櫻子合伙兒賺錢也是有風險的。

福彩3d在哪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