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穿越 > 最強之軍火商人 > 第21章:服務態度

第21章:服務態度

要說,這世界上最安全的戰場就要應屬非洲戰局了。

隸屬于甘尼特報團的《今日美國》軍事刊曾經在90年代初,登上過一組數據,從第一次阿富汗戰爭到91年的海灣戰爭,這里面雇傭兵擔任的任務越來越重,也越來越吃香,但同樣的死亡率也很高,大約有接近兩萬多名雇傭兵在各大戰場死亡!

犧牲率達到了2.2%!

而相對應的在非洲戰場上,除了真正的幾場戰爭外,大部分都像是鬧著玩。

佛系射擊的死亡率可是最低的,大部分納米比亞士兵的死亡反而是死在自家坦克的履帶上,他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能跑的過坦克,結果顯然是悲催的,他們的戰斗思維始終還停靠在沖鋒和反沖鋒的基本理念上,嚴格來說,他們就連準軍事水平都還沒達到。

貝利爾波北大營口。

這離鎮中直線距離三公里,以前被規劃成工業園區,但后來戰爭開始后,這里的商人早就撤離了,變成了北面的戰場。

噗…咻!

一發迫擊炮彈劃過防線直溜溜的掉在裝甲車前,轟然炸開,btr-40猛打方向盤,右側輪胎都輕微一抬,很從容的就繞過炸出來的大坑。

“哦豁!yes!車神上線。”

奧斯本舉著右手,兩眼盯著前方道路,嘴上還叼著根煙,只不過沒點燃,身體隨著道路的顛簸而晃著,十分得意的看了眼副駕駛的唐刀,跳了下眉,還透過反光鏡,朝著威特炫耀般的咧開嘴。

“小心!”

忽然唐刀抓著把手,大聲喊。

奧斯本心下一驚,就看到面前一堵墻,想要再打方向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咬著牙,撞了過去,那尖銳角很干脆的將墻個捅破了,但也因為地盤不夠高,正好卡住了。

這可把后面跟著的巴塞洛等人都看懵逼了。

臥槽?

這是什么操作?

btr-40還能當開路車使?

“老…老大,我們要不要跟上去?”開車的隊員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腦短路,還轉過頭來問了一句,氣的巴塞洛嘴角直抽抽,跟上去?難道也去撞墻?

“往旁邊開,白癡,你想讓我們當靶子嗎?”

巴塞洛指著一處平方空地喊,他們原本在裝甲車后頭還能躲幾下,現在那家伙都重新開路去了,整個大道上就只有一輛皮卡車,這靶子也太高調了點吧,果然話音剛落,就聽到皮卡左側一震,槍聲很明顯。

“狙擊手,快撤。”巴塞洛臉色難看,瞥了眼后視鏡,那躲在暗處的狙擊手顯然想要打油箱,只是這技術有點漏。

駕駛員忙一個大方向盤,原地轉,拖著尾氣鉆進墻角。

“噗噗噗,該死的英國佬,交通部就應該吊銷你的駕駛執照。”從車里鉆出來,威特捂著腦門有點發脹,但他突然腦門一麻,豁然抬起頭,面色一僵。

面前屋內各處扎堆著十幾名壯漢。

有個滿臉橫肉,裹著頭巾的壯漢身上斜挎著彈鏈,屁股下面還坐著hk21機槍,手里捏著撲克牌,看著牌數,像是在打橋牌,嘴上還叼著煙,同樣大腦發呆的望著威特,空氣中一靜,但也就是下一秒,罵罵咧咧的聲音堆積而起。

“法克!法克!”那橫肉壯漢,跳起來,抓起hk21機槍就把槍口對準威特等人,他像是小腦有點發達不太健全,這說話聲音還有點缺調,含糊不清,可這動作可不慢,這拉槍機的手速可一點都不含糊。

其他雇傭兵也是把武器端起來,這幾十把槍對著…

威特很果斷的慫了,舉起手,大聲用英文,“伙計們,我…我們是軍火商,是來給你們在這困境中送溫暖的。”他生怕別人聽不明白,還用了德語和法語各說了一遍。【147小說 更新快】

“我們老板就在車上。”威特毫不猶豫的就把唐刀給賣了。

其實在車里的唐刀當然也是透過窗戶看的一清二楚,只不過,縮起來了,這傻子才出去呢。

他在里頭聽不清楚外面嘰里呱啦說什么,不過那武器還是能看得明白,這幫人除了hk21機槍還有新加坡特許工業公司研制的阿爾蒂馬克斯機槍、更過分的是還有人扛著rpg!

尼瑪b呀!

“真…真刺激。”奧斯本把腦袋都快縮到屁股下面了。

他這腦回路總跟別人不太一樣。

突然,唐刀發現外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,那眼神都有點讓人害怕,他低聲彪了句臟話,明白這時候應該下車了,硬著頭皮,打開門,從來沒面對過這樣的場景。

被一把槍指著算什么?

我被rpg頂著過!

“咳呵。”唐刀潤了下嗓子,努力的讓自己展個笑容,只不過臉還有點僵硬,他正要開口,就聽到有人帶著疑問的語氣,“軍火販子不都是在圖特體育館嗎?他們可怕死了,上次,我讓他們給我送點子彈,一聽還在打仗,法克,讓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。”

有人顯然對軍火販子的服務態度很不滿意。

這能針對同行,唐刀自然也不介意落井下石,點點頭,攤開手,“他們只不過是一幫吸血鬼,而我不一樣,我是誠心誠意來為你們服務的,只要你們需要的彈藥、簡單藥品、運送傷員…我們都可以做,當然如果你想要我們直接參戰也可以,但我的雇員價格不便宜,需要的可以私下商量。”

軍火生意雖然已經有點年頭了,但他沒有一個服務執行標準。

像許多流動攤販,他更愿意在安穩的地方進行交易,他們只認為是商人,不應該直接參與雙方斗爭。

可唐刀不這么想,他認為說到底是戰爭販子,為了戰爭而活的,所有關于戰爭的衍生生意都可以做,他在前世可是知道許多大公司還兼職戰場救援。

來一個求援電話,屬于自家的空中打擊就能支援到。

這才是唐刀的野心,而且他也明白服務的重要性,一個不怕槍林彈雨的軍火商冒著炮彈來送物資,賺取點生活費,這種精神太偉大了,他自己都要被感動了。

“先生們,想要看看我的貨嗎?當然,如果你們想要什么,我也可以去進貨,客戶的需求,就是我們的動力,竭盡全力為你們服務。”唐刀這說溜了,心里也不太害怕了,還示意性的拉開車門,朝著他們指了指,豎起大拇指,“好東西。”

終于有人忍不住好奇了,左右看了下朋友,嘀咕了幾句,就走出來,“我來看看。”

這人個子應該有接近190,還比唐刀高幾公分,不過這體型壯碩,衣服都能撐起來了,拉住車門,往后看了兩眼,眼睛一亮,“還真有點貨,不過…都是蘇聯貨?”

“這些貨耐抗,可比歐洲這些貴人要皮厚的多,它們太矯情了,上戰場就得我們這種粗人,它們應該去博物館,讓那幫想要感受工業美麗,卻沒有膽子來戰場的傻x們欣賞。”

對方聞言也是贊同的點點頭。

老毛子造的武器跟他們的性格很貼近,暴躁、狂野、粗糙卻又像是無法打垮。

他們的東西總能在戰場上名揚天下。

唐刀心里都開始犯嘀咕,要是這批貨賣的好,自己再去找人進貨,到時候,把nsv機槍改裝在皮卡車上,賣給納米比亞反叛軍。

羊毛得找準幾個點一起薅。

福彩3d在哪买